首页 > 海外 > 欧洲 > 正文

女生兼职卖色赚学费 学校竟支持

核心提示: 特殊协会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来自大学生的求助电话大幅增加,平均每天多达8名学生向他们寻求支持和建议,一些女生更是通过网上兼职卖色月挣数千英镑。

《星岛日报》报道,特殊协会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来自大学生的求助电话大幅增加,平均每天多达8名学生向他们寻求支持和建议,一些女生更是通过网上兼职卖色月挣数千英镑。 

粉丝订阅平台发言人劳拉.沃森称,他们致力于让职业工作者合法化,并改善其权利和安全。据《每日星报》报道,据悉,今年进入特殊行业的英国大学生数量激增了三分之一,很多女生为了偿还3万英镑以上的债务,不得不转而开始接触有色工作。《镜报》报道也指出,受疫情影响,大学生通过传统渠道,如商店和酒吧工作的机会越来越少,然而学费却在不断上涨,他们为了维持生计只能通过粉丝订阅平台和其他网站出售私照,别无其他选择。 

去年一项调查显示,4%的大学生通过卖色筹集学费,十分之一的人则透露会在现金紧缺情况下卖色。来自罗奇代尔的22岁索菲.麦克伯尼,就读于兰卡斯特大学,今年从化学专业毕业。 

虽然索菲原本在超市有一份兼职工作,但因无法支付每年5000英镑的房租,所以绝望之下选择内容创作。如今,索菲每月收入高达7276英镑,据说短短10个月她已经从平台上赚了43659英镑。 

来自西约克郡的20岁英迪是一名历史专业学生,她说只能依靠粉丝来资助学业,现在每月能挣到400英镑。来自南约克郡的24岁毕业生阿莉娅,则主动辞掉平面设计工作,全职从事内容创作,并认为”这没甚么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高校甚至支持学生从事内容创作,并发表相关指导意见而受到指控。布莱顿大学就因允许特殊健康服务机构在新生集市上开设摊位而受到抨击,莱斯特大学还发布一份名为”大学生特殊工作工具包”指南,引导大学生如何进行内容创作。 

一位大学发言人称,许多学生疫情期经济困难,学校愿意提供更多的财政及其他支持,并与当局商谈进一步合作。该发言人解释说,学校鼓励合法、健康和安全的行为,支持学生做出正确的选择,毕竟学校的重点是保护学生安全,教育他们了解风险,并保持开放的沟通和支持渠道。